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冬雪初融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AD1
AD4
    清水村,一个大概有二十户人家的小村落。

    村子秀美,民风淳朴,家家户户都养着牲畜,许是偏远村落的原因,此地赋税不算太重,县衙离这旅途遥远,因而也算是个世外桃源之地了。

    清宁跟着菀铃穿梭在巷子里头,见有户人家的院子栽了一株梅花,正开得鲜艳,她垫了垫脚尖,瞧见有几个小小孩童在院落里跑着,与家犬嬉笑玩闹着,果真总角之宴,言笑晏晏。

    巷子迎面走来了一名妇人,她家的凳子坏了,正欲上山去找予卿修补修补,见菀铃走来,便与她寒暄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?”赵婶看着清宁,目光有些惊讶,清水村里何时来了位如此貌美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唤她静嘉便好。”菀铃说完,清宁愣了一下后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知是哪里人,家住何处,瞧着面生得很呢。”赵婶笑着说道,她想着如此标致的人物,正好能帮予卿说说亲。

    “她是予卿家的婢女,今日来我家学做女红。”菀铃替她说道。

    赵婶有些意外,随后眉开眼笑了起来,离去时还紧紧地盯了她几眼。

    菀铃的住处是一间小茅屋,住着她和她的婆婆。陈婆婆虽年事已高,手却很巧,院子里挂满了一些破旧的麻布,有些经过缝补已成了一件衣裳。

    “阿嬷,予卿家的婢女来了。”菀铃说道。

    陈婆婆坐在院子里,一旁的鸡鸭在院落里走着,瓜果的藤蔓在地上爬着,清宁跟在菀铃身后,她怯怯地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“伸出手来给我瞧瞧。”陈婆婆严肃地问道。

    清宁伸出了手给她瞧,却见陈婆婆脸色沉了下来,说道:“家中粗细的活可是谁干的?”

    菀铃见她手指细而长,肌肤嫩嫩的,白里透红,一看就不是一个婢女的手。

    “予卿。”清宁低着头羞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滴答,滴答......”

    屋檐滴下了一滴滴雪水,冬雪开始消融。午后,晴朗的冬日有些暖和,清宁收拾着东西正欲帮他把破了的衣物拿去山下陈婆婆家一同缝补。

    “别去了,在家歇着。”萧靖熠扫了一眼她的手说道,自她学女红以来,手指总被针扎破,布满大大小小的伤口,他还要每晚给她上药。

    “不可,我与菀铃约好了。”清宁收拾过后,便下山去了。

    来到村子里头,陈婆婆见她来了立马让菀铃倒了杯茶给她,清宁走得渴了,接过水便仰头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清宁拿起自己织了许久的衣裳,针脚有些粗细不一,但仍能看出是件衣裳。

    做起女红时,时间过得飞快,偶有一阵山风拂过,顿时乌云密布,天色暗了下来,风雨欲来。

    眼瞧着天黑了,清宁放下了手中的衣裳,站起身来看着天色,乌云笼罩着东方,狂风大作。

    “晚些时候再走罢,若是途遇大雨,湿了个透,可要生病了。”菀铃朝她说道。

    天色渐晚,风吹得茅屋沙沙作响,村子里的人躲在屋中,外出的人们纷纷归家,顿时村落安静了下来,万家灯火亮了起来,昏昏沉沉的,安安静静的。

    霎时间,哗啦啦一声响,大雨滂沱,那豆子大的雨滴落在茅屋上,噼里啪啦的,打破了沉静的夜。

    “雨后再走罢。”陈婆婆也朝她说道。

    清宁的衣裳已经做好了了,虽瞧着不尽如人意,可难得了她的这份心,陈婆婆见这丫头性子机灵可爱,便越发地喜欢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也罢。”清宁打消了归家的念头,她有些失落地坐了下来,手里拿着那件新作的衣裳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茅屋的炊烟升起,雨还在下着,门外传来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何人?”菀铃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。”只听到低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。

    菀铃有些娇羞地回头看着清宁说道:“是予卿。”

    清宁心情雀跃起来,她赶紧跑了过去,菀铃打开了门,陈婆婆也蹒跚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雨如此大,怎急这一时半会呢。”陈婆婆责怪了他一句。

    “家去罢”萧靖熠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说道。

    “诺。”清宁笑了,她赶紧收拾了东西,跟着他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萧靖熠撑着一把暗黄色的油纸伞,雨被风吹得歪了,斜斜地落了下来,没多久,他的衣裳便湿了个透,清宁紧紧地攥着他的衣袖,只见他把伞往她这边靠,脚下都是泥泞,山路十分难行。

    冬雨随着冷风打在身上,寒风拂过,她不禁冷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,萧靖熠正在烧热水,清宁换了一身干衣裳,正盖着毛毯子坐在榻上,一脸悠哉地看着他忙活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啊!”清宁惊讶了一声,萧靖熠立马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些日在陈婆婆那习女红,给你缝制了件新衣裳,不大好看,但......穿在你身上许是不同的。”清宁从一堆布料子中拿出哪间灰麻织成的衣裳,递到萧靖熠的面前。

    萧靖熠站了起来,看着她一脸期待地把衣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AD2

章节目录

AD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