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8.吃里扒外的家伙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AD1
AD4
    “”我招谁惹谁了?“陈娇心里闷闷不乐的说。与此同时,他转过头一看,就从原主传承的记忆中,,认出了刚才说话的这个小屁孩儿。

    倘若,这个小屁孩儿,是街坊邻居。那么小孩子过家家在一起闹矛盾,这是常有的事情。

    当然最可气的是,这个人居然是陈娇的堂弟,我就是大伯的幺儿子陈华。

    按理说,前几天,原主当时被欺负的时候。陈华这个当堂弟的还应该替糖姐打抱不平。没想到他是个吃里爬外的混蛋!

    那一日原主被几个熊孩子围攻,陈华就在其中,出事之后,他和其他孩子一样,一溜烟的跑了,甚至都没敢告诉陈家的其他人。

    陈娇的嘴角上露出了一丝风轻云淡的微笑。说是微笑。不过是对身边这个蛮小子的不屑一顾与强烈的鄙视。

    古人云。兄弟隙以墙,外御其侮。作为一个脑子正常的人。一般情况下怎么和外人联合起来对付自己宗族的人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窝里斗的家伙最可恶。

    看见陈娇一副微笑的样子。陈华小人得志的丑态更明显的。很显然,他嘴巴里,比一开始更不干净。

    陈娇都替原主感觉很痛心疾首。原主怎么会有这样不是东西的堂弟。

    陈娇打算替原主好好的教训一下眼前这个蛮小子。让他知道一山还有一山高。做人做事不要太过了。年轻人不要太气盛。

    出其不意,攻其不备的。

    等到陈华没有注意的时候。陈娇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

    陈娇顺势抄起一枚小石子。

    二话不说,恶狠狠的超堂弟砸过去?

    “啊!”这枚小石子不偏不倚砸中了陈华的下巴。他开始大声的尖叫着。看起来他这小子也是人生父母养的。也知道疼,也知道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跛脚鸭,你这个吃闲饭的家伙。你压根儿不姓陈。你跑到我们陈家来吃白饭。现在你居然胆儿肥敢打我!真是反了反。“陈华一手捂着下巴,装模作样的一屁股瘫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同时,声嘶力竭的在那里大喊大叫:

    “爹,娘,幺叔,娇姐姐打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叫我陈娇吧。或许和以前一样,叫我娇娃子算了,我没有你这样的弟弟。我也不是你的姐姐。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,就可以了。别没事儿找事儿啊。”陈娇信誓旦旦的说。

    “姓陈,你也配。“””

    “我不配你配行了吧?”陈娇也不甘示弱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。我当然配。我爷爷姓陈。我爸爸姓陈,几个叔叔们都姓陈。我当然配。也不想想你是怎么死到我们陈家的,居然跑到我们面前来撒野。有多远给我?我再也不想见到你。”本来还是个小屁娃娃,当然,陈华压根儿也不甘示弱。

    陈娇开始见招拆招的说:

    “我姓陈。还是不姓陈,这都不重要。因为我没有吃你的闲饭。你自己现在就还是个小屁孩儿。刚脱开档裤几天啊,能得到你在这里指手画脚吗?就你这熊样儿。鼻涕流到嘴里了。恐怕还以为是芝麻糊糊吧。”

    陈娇到底是大几岁?无论是口才能力还是全武行。压根儿不怕这个堂弟。

    “打了我,你还有道理了,是吧?你是姐姐,我是弟弟。难道你不应该让着我一点儿吗?你凭什么要打我?人们常说以大欺小。难道还有可能以小欺大呢。”陈华这小子虽然只有八岁。

    可是,实打实的是一个戏精。真是太会装了。

    真是太会演了。真是说的比唱的还好听。倘若不明就里的吃瓜群众,猝不及防的插入到话题当中的话。很有可能以偏概全的认为是以大欺小。

    很有可能会认为陈娇,这个当姐姐的。居然没有一个当姐姐的样子。居然光天化日之下欺负自己的堂弟。还用小石子砸他。无论怎么说,不管向谁说,都是陈娇的不对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都是不明就里的人可能会出现的误判。不是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。很多事情,我们如果不是当时人的话,有些事情我们就要兼听则明。切记不能偏听则信。

    因为这样我们得来的消息往往比较的片面。有时候只能倾听多方面的信息。然后做综合性的判断。这样才可能下理性的结论。

    因为有时候眼睛会欺骗我。耳朵或许不不会欺骗我们。因为眼睛看的东西往往是表象化。而耳朵接受的信息相对更加的客观。

    陈娇一脸鄙视的看着堂弟陈华,八岁的娃娃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戏精。既然这么会演戏。咋不去当戏子?

    陈家大房一共是两儿一女。大堂哥陈林住在县城,这个小的跟在父母身边,现在也送去读书了,但是冥顽不灵。性质恶劣。学习压根儿不上心。三天打鱼,两天晒网。

    因为是大房中的幺儿子。所以,他的老娘。也就是张氏,平时特别宠爱这个幺儿子。含在嘴里怕化了。捧在手里怕热了。总之,任凭儿子胡作非为。都不愿意去干涉和管教。

    大房一家对这个幼子也十分娇惯,舍不得打骂。完全是家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AD2

章节目录

AD3